从医疗法、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与病人自主权利法,谈同志医疗权利的
968 次检阅

近年来开放同志伴侣得至户政机关注记为伴侣的县市如雨后春笋般浮现。然而,这个注记是否能够在同志伴侣面对医疗现场时,产生实际的作用是许多同志朋友最为关心的议题。

电影《爱你锺情》(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2)中的一对熟年女同志伴侣,即呈现许多同志朋友最为担心的困境:在医疗现场无法为生病的伴侣进行医疗决定,甚至连听取病情、探视都有困难。在目前台湾同性婚姻仍未获得法律保障、同性伴侣不被视为是「家属」的情况之下,同性伴侣的医疗权利也受到许多限制。

公民同志平权会(公平会)和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热线)从2015年开始,针对同性伴侣医疗权利进行讨论,以下便整理目前《医疗法》、《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与《病人自主权利法》中,关于同志医疗权利的现况与问题。

从医疗法、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与病人自主权利法,谈同志医疗权利的Photo Credit: 公民同志平权会《医疗法》

依《医疗法》第63、64和81条规定,病人的「关係人」可以请求医师告知病情及签署手术同意书。至于何谓「关係人」?依照卫福部(前身卫生署)于2004年发布的《医疗机构施行手术及麻醉告知暨取得病人同意指导原则》以及相关函示均指出,「关係人」係指与病人有特别密切关係人,如同居人、挚友……等。卫福部也已于民国105年10月18日发文各县市卫生局,强调「病人与关係人间特别密切关係,如同居人、挚友等之认定,不以任何机关核发之证明文件,如同性伴侣注记文件等为要件」。

换言之,无论是否有同性伴侣注记,同志伴侣只要符合同居人、挚友之身分,即属《医疗法》中的关係人,而得请医护人员告知病情及治疗方针,并签署手术同意书。

但《医疗法》上未对家属与关係人进行排序,所以当同性伴侣与病人家属发生冲突或对医疗意见不一致时,医护人员往往会因担忧医疗纠纷诉讼,而以家属意见优先,或会尽量寻求全体家属与同性伴侣达成一致共识,再採取重大医疗处置。(同场加映:医疗现场关係人与代理人法规落实的阻碍与困境)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

同志伴侣或许要等到生命走到尾声,才能够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身分。这个身分,就是《安宁缓和医疗条例》第5条第2项规定的「医疗委任代理人」,可以在「罹患严重伤病,经医师诊断认为不可治癒,且有医学上之证据,近期内病程进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之末期病人无法表达意愿时,代替末期病人签署是否选择「安宁缓和医疗」或作「维生医疗」。

也就是说,如果同志伴侣事先签署了意愿书,或是不事先签署意愿书,但是预先指定了自己的伴侣作为委任代理人,则伴侣就有权利在对方成为「末期病人」时,替对方决定要不要接受延长性命的「维生医疗」(如接受心肺复甦术)。

这个医疗委任代理人的资格并没有限制,即使是不具血缘关係的同志伴侣,也可以担任医疗委任代理人,但是医疗委任代理人的权限十分有限,只有在对方成为「末期病人」的时候,才能够替对方做决定。因此,当对方不是「末期病人」,如成为植物人或失智状态时,就没有办法适用《安宁缓和医疗条例》。

《病人自主权利法》

《病人自主权利法》于公布,三年后生效实施。该法将「医疗委任代理人」的权限扩大,让「医疗委任代理人」可以在意愿人意识昏迷或无法清楚表达意愿时,听取医师为病情、治疗方针等事项之告知、签具手术同意书,以及依病人预立的医疗决定内容(需包含符合一定条件时,接受或拒绝维持生命治疗或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之全部或一部之决定),代理病人表达医意愿的权限(见《病人自主权利法》第3条第5款、第5条、第6条、第10条)。

但此法也规定,代理人仅能依病人预立医疗决定内容,代理病人表达医疗意愿,非真正代理,代理人沦为「鹦鹉」。且同性伴侣若为第10条之人(受遗赠人、意愿人遗体或器官指定之受赠人、因意愿人死亡而获得利益之人),则无法成为代理人。

结语:同志运动该面对的目标

我们在整理目前的同性伴侣医疗相关规定之后发现,同性伴侣虽可为《医疗法》中的「关係人」,但当遇到与对方原生家庭意见不同甚至冲突时,仍会因医护人员以家属优先而缺乏保障。《安宁缓和条例》仅限于临终时使用。《病人自主权利法》第10条对同性伴侣做了非常大的限制,也并非真正的代理,代理人沦为「鹦鹉」。

最后,在同志运动目标上,我们认为以下两点相当重要:

    在立法修法层次上:推动婚姻平权法案、修改《病人自主权利法》两者可以併行。医疗委任代理制度影响的不只限同性伴侣,也不只限有伴的人,还包括未婚的异性伴侣,以及单身的人。因此,这是一种另闢蹊径的方式来处理医疗代理议题,而不受限于同性婚姻或伴侣制度的通过与否。在同志社群教育层次上:同志应该思考生前要如何让自己身旁的重要他人(如伴侣)与家属(父母手足),对自己临终前是否要拒绝心肺复甦术(do not resuscitate,缩写为DNR)与拔管,达成可能的共识。如果意见不一致,就算临终时有照当事人的期待做,过世后家属与伴侣彼此之间的指责、撕裂、带着内疚难以释怀的心情过日子,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因此,对于同志来说,处理出柜及与原生家庭的关係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原标题:从医疗法、安宁缓和医疗条例与病人自主权利法,谈同志医疗权利的现况与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